開欄語
    2020年是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脱貧攻堅收官之年。為了反映全面小康和脱貧攻堅,用文學藝術銘記曾經的努力和付出,西安報業傳媒集團(西安日報社)、陝西禧福祥品牌運營有限公司共同舉辦“第五屆‘禧福祥6年西鳳·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全國青年散文大賽”。
    即日起,“第五屆‘禧福祥6年西鳳·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全國青年散文大賽”啓動,本網開設專欄,持續更新中選散文,歡迎文學愛好者積極參與。
大賽介紹
    12月17日下午,由西安報業傳媒集團(西安晚報)聯袂陝西禧福祥品牌運營有限公司主辦的第五屆禧福祥6年西鳳·決戰2020脱貧攻堅杯全國青年散文大賽頒獎典禮在西安培華學院圖書館報告廳舉行,獲獎作者、培華學院學生等近千人蔘加了頒獎盛典。
散文展示
    現在大家都知道,社保卡的用途越來越廣、越來越重要了。我的社保卡卻裂成兩片,直接影響到了使用。在網上搜索,找到了陝西省社保局的地址。
    秦嶺北坡有七十二峪,崇山峻嶺,千溝萬壑,馬岔峪是生態環境最原始的峪口。每到深秋,就迎來飛雪漫天,交通不便。初夏後,草木葱蘢,天空細雨,雲橫秦嶺,鳥鳴樹間,溪水潺潺。
    這是小陳在扶貧工作中聽到的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一位老大娘説的。大娘姓柳,她家因老伴傷殘致貧。老頭子當年以開拖拉機拉煤為生,有一天他給鄉里煤廠拉煤時連人帶車翻下崖去了。
    孫大爺是村裏的低保户,今天他準備好好蒸一鍋饅頭。面是昨晚上就提前發上的。今天天剛微明的時候,孫大爺就一骨碌爬起來,仔仔細細清洗雙手後,便貓着身子開始認認真真揉麪,微黃的燈光下……
    上學時,聽老師講孫犁的《山地回憶》,看到故鄉“阜平”二字赫然印在課本上,甚是激動。正因此,“山地”似乎成了阜平的專屬稱謂,一説山地,就想到阜平。
    去年“雙11”的前一天是個禮拜六,上午正在和朋友打乒乓球時,我接到快遞小哥的電話,有包裹到了,我非常奇怪,因為最近並未網購。